极速时时彩是假的吗 极速时时彩有什么软件下载 极速时时彩开奖大小 极速时时彩大小软件 极速时时彩官网开奖号码 极速时时彩是在哪里开 极速时时彩苹果手机版下载 极速时时彩人工在线计划 极速时时彩多种开奖 黄金城极速时时彩玩法 大发极速时时彩下载 极速时时彩破解 极速时时彩开奖75秒 极速时时彩有什么软件 怎样破解双赢彩票网极速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吧 极速时时彩绝对是假的 75秒极速时时彩预测软件 极速时时彩开 极速时时彩玩法 玛雅吧极速时时彩规律 极速时时彩玩法 极速时时彩骗局 极速时时彩万能杀一码 欧洲极速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极速时时彩能破解吗 极速时时彩苹果手机版下载 极速时时彩玩法技巧 极速时时彩怎么看走势 极速时时彩和五分彩 极速时时彩预测器 极速时时彩杀号计划 极速时时彩开奖走势 168极速时时彩官方网站 极速时时彩是国家的吗 极速时时彩什么软件好 极速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有破解极速时时彩的软件吗 彩控极速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 极速时时彩豹子 极速时时彩技巧与攻略 极速时时彩组6在线计划 极速时时彩开奖查询 极速时时彩5球官方开奖 极速时时彩有官方的吗 极速时时彩是否有假货 极速时时彩开奖历史 极速时时彩做号软件 极速时时彩教学视频 极速时时彩开奖app

老舍散文

时间:2015-12-08    阅读:6528 次   
  
  【篇一:猫】
  
  猫的性格实在有些古怪。说它老实吧,它有时候的确很乖。它会找个暖和的地方,成天睡大觉,无忧无虑,什么事也不过问。可是,它决定要出去玩玩,就会出去走一天一夜,任凭谁怎么呼唤,它也不肯回来。说它贪玩吧,的确是呀,要不怎么会一天一夜不回家呢?可是,它听到老鼠的一点响动,又是多么尽职。它闭息凝视,一连就是几个钟头,非把老鼠等出来不可!
  
  它要是高兴,能比谁都温柔可亲?#21644;?#36523;子蹭你的腿,把脖儿伸出来要求给抓痒。或是在你写作的时候,跳上桌来,在稿纸上踩印几朵小梅花。它还会丰富多腔地叫唤,长短不同,粗细各异,变化多端。在不叫的时候,它还会咕噜咕噜地给自己解闷。这可都凭它的高兴。它若是不高兴啊,无论谁说多少好话,它一声也不出。
  
  它什么都怕,总想藏起来。可是它又那么勇猛,不要说见着小虫和老鼠,就是遇上蛇也敢斗一斗。
  
  满月的小猫更可爱,腿脚还不稳,可是已经学会淘气。一根鸡毛,一个线团,都是它们的好玩具,耍个没完没了。一玩起来,它们不知要摔多少跟头,但是跌到了马上起来,再跑再跌。它们的头撞在门上、桌腿上,彼此的头上,撞疼了也不哭。它们的胆子越来越大,逐渐开辟新的游戏场所。它们到院子里来?#32781;?#38498;中的花草可遭了殃。它们在花盆里摔交,抱着花枝打秋千,所过之处,枝折花落。你见?#32781;?#32477;不会责打它们,它们是那么生机勃勃,天真可爱!
  
  【篇二:可爱的成都】
  
  到成都来,这是第四次。第一?#38382;?#22312;四年前,住了五六天,参观全城的大概。第二?#38382;?#22312;三年前,我随同西北慰劳团?#38381;鰨?#36335;过此处,故仅留二日。第三?#38382;?#24944;劳归来,在此小住,留四日,见到不少的老朋友。这次——第四次——是受冯焕璋先生之约,去游灌县与青城山,由上山下来,顺便在成都玩几天。
  
  成都是个可爱的地方。?#26434;?#25105;,它特别的可爱,因为:
  
  (一)我是北平人,而成都有许多与北平相似之处,稍稍使我减去些乡思。到抗战胜利后,我想,我总会再来一次,多住些时候,写一部以成都为背景的小说。在我的心中,地方好象也都象人似的,有个性格。?#20063;?#21916;上海,因为我抓不住它的性格,说不清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20063;?#33021;与我所不明白的人交朋友,也不能描?#27425;?#25152;不明白的地方。对成都,真的,我知道的?#34385;?#22826;少?#32781;?#20294;是,我相信会借它的光儿写出一点东西来。我似乎已看到了它的灵魂,因为它与北平相似。
  
  (二)我有许多老友在成都。有朋友的地方就是好地方。这?#20808;?#26159;个人的偏见,可是恐怕谁也免不了这样去想吧。况且成都的本身已经是可爱的呢。?#22235;?#21069;,我曾在齐鲁大学教过书。七七抗战后,我由青岛移回济南,仍住齐大。我由济南流亡出来,我的妻小还留在齐大,住了一年多。齐大在济南的校舍现在已被敌人完全占据,我的朋友们的一切书籍器物已?#21796;?#19968;空,那么,今天又能在成都会见其患难的老友,是何等的快乐呢!衣物,器具,书籍,丢失了有什么关系!我们还有命,还能各守岗位的去忍苦抗?#26657;?#36825;就值得共进一杯酒?#32781;?br />  
  抗战前,我在山东大学也教过书。这次,在华西坝,无意中的也遇到几位山大的老友,“惊喜欲狂”一点也不是过火的?#31283;蕁?#19968;个人的生命,我以为,是一半儿活在朋友中的。假若这句话没有什么错误,我便不能不“因人及地”的喜爱成都了。啊,这里还有几十位文?#25112;?#30340;友人呢!与我的年纪差不多的,如郭子杰,叶圣陶,陈翔鹤,诸先生,握手的时节,不知为何,不由的就彼此先看看头发——都有不少根白的?#32781;任?#24180;纪轻一点的呢,虽然头发不露痕迹,可是也显着削瘦,霜鬃瘦脸本是应该引起悲愁的事,但是,为了抗战而受苦,为了气节而不肯折腰,瘦弱衰老不是很自然的结果么?这真是悲喜惧来,另有一番滋?#35835;耍?br />  
  (三)我爱成都,因为它有手有口。先说手,?#20063;?#29233;古玩,第一因为不懂,第二因为没有钱。?#20063;?#29233;洋玩艺,第一因为它们洋气十足,第二因为没有美金。虽不爱古玩与洋东西,但是我喜爱现代的手造的相当美好的小东西。假若我们今天还能制造一些美好的物件,便是表示了我们民族的爱美性与创造力仍然存在,并不逊于古人。中华民族在雕刻,图画,建筑,制铜,造瓷??上都有特殊的天才。这种天才在造几张纸,制两块墨砚,打一张桌子,漆一两个小盒上都随时的表现出来。美的心灵使他们的手巧。我们不应随便丢失了这颗心。因?#32781;?#25105;爱现代的手造的美好的东西。
  
  北平有许多这样的好东西,如地?#28023;?#29754;瑯,玩具??但是北平还没有成都这样多。成都还存着我们民族的巧手。我绝对不是反对机械,而只是说,我们在大的工业上必须采取西洋方法,在小工业上则须保存我们的手。谁知道这二者有无调谐的可能呢?不过,我想,人类文化的明日,恐怕不是家家造大炮,户户有坦?#39034;擔?#32780;是要以真理代替武力,以善美代替横暴。果然如?#32781;?#25105;们便应想一想是否该把我们的心灵也机械化了吧?次说口:成都人多数健谈。文化高的地方都如?#32781;?#22240;为“有”话可讲。但是,这?#20063;?#22312;话下。
  
  这次,我听到了川剧,洋琴,与竹琴。川剧的复杂与细腻,在重庆时我已领略了一点。到成都,?#20063;?#21548;到真好的川剧。很佩服贾佩之,萧楷成,周企何诸先生的口。我的耳朵不十分笨,连昆曲——听过几次之后——都能哼出一句半句来。可是,已经听过许多次川剧,我依然一句也哼不出。它太复杂,在牌子上,在音域上,恐怕它比任何中国的歌剧?#20960;?#26434;的好多。我希望能用心的去学几句。假若我能哼上几句川剧来,我想,大概就可以不怕学不会任何别的歌唱了。
  
  竹琴本很简单,但在贾树三的口中,它变成极难唱的东西。他不轻易放过一个字去,他?#38391;?#25511;制着情,他用“抑?#21271;?#20986;“放?#20445;?#20182;?#19978;?#21971;转到粗嗓而没有痕迹。我很希望成都的口,也和它的手一样,能保存下来。我们不应拒绝新的音乐,可也不应把旧的扫灭。恐怕新?#19978;?#36890;,才能产生新的而又是民族的东西来吧。
  
  还有许多话要说,但是很怕越说越没有道理,前边所说的那一点恐怕已经是胡涂话啊!且就这机会谢谢侯宝璋先生给我在他的客室里安了行军床,吴先忧先生领我去看戏与洋琴,文协分会会员的?#20889;?#19982;朋友们的赏酒饭吃!
  
  【篇三:文艺与木?#22330;?/strong>
  
  一位木匠的态度,据我看:(一)要作个好木匠;(二)虽然自己已成为好木匠,可是绝不轻看皮?#22330;?#38795;?#22330;?#27877;水匠,和一切的?#22330;?br />  
  此态度?#35270;?#20110;木匠,也?#35270;?#20110;文艺写家。我想,一位写家既已成为写家,就该不管怎么苦,工作怎样繁重,还要继续努力,以期成为好的写家,更好的写家,最好的写家。同时,他须认清:一个写家既不能兼作木?#22330;?#29926;匠,他便该承认五行八作的地位与价值,不该把自己视为至高无上,而把别人踩在脚底下。
  
  我有三个小孩。除非他?#20146;?#24049;?#25954;猓?#32780;且极肯努力,作文艺写家,我决不鼓励他们;因为我?#27492;?#20204;作木?#22330;?#29926;?#22330;?#25110;作写家,是同样有意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别。
  
  假若我的一个小孩决定作木匠去,除了劝告他要成为一个好木匠之外,我大概不会絮絮叨叨的再多讲什么,因为我自己并不会木工,无须多说废?#21834;?br />  
  假若他决定去作文艺写家,我的话必然的要多了一些,因为我自己知道一点此中甘苦。
  
  第一,我要问他:你有了什么准备?假若他回答不出,我便善意的,虽然未必正确的,向他建议:你先要把中文写通顺了。所谓通顺者,即字字妥当,句句清楚。假若你还不能作到通顺,请你先去?#24223;?#25991;字吧,不要开口文艺,闭口文艺。文?#20013;?#36890;顺?#32781;?#20320;要“至少”学会一种外国语,给自己多添上一双眼睛。这样,中文能写通顺,外国书能念,你还须去生活。我看,你到三十岁左右再写东西,绝不算晚。
  
  第二,我要问他:你是不是以为作家高贵,木匠卑贱,所以才舍木工而取文艺呢?假若你存着这个心思,我就要毫不客气的说:你的头脑还是?#20973;?#26102;代的,根本要不得!况且,去学木工手艺,?#35789;?#19981;能成为第一流的木匠,也还可以成为一个平常的木匠,?#35789;?#19981;能有所创造,还能不失规矩的仿制;?#35789;?#20379;献不多,也还不至于糟踏东西。至于文艺呢,假若你弄不好的话,你便糟践不知多少纸笔,多少时间——你自己的,印刷人的,和读者的;罪莫大焉!你?#27425;遙?#24050;经写作了快二十年,可有什么成绩?我只感到愧悔,没有给人盖成过一间小屋,作成过一张茶几,而只是浪费了多少纸笔,谁也不曾得到我一点?#20040;?高贵吗?啊,世上还有高贵的废物吗?
  
  第三,我要问他:你是不是以为作写家比作别的更轻而易举呢?比如说,作木匠,须学好几年的徒,出师?#38498;螅词辜家?#20986;众,也还不过是默默无闻的匠人;治文艺呢,你可?#26434;?#19968;首诗,一篇小说,而成名呢?我告诉你,你这是有意取巧,避重就轻。你要知道,你心中若没有什么东西,而轻巧的以一诗一文成了名,名适足?#38498;?#20102;你!名使你狂傲,狂傲即近于自弃。名使你轻浮、虚伪。文艺不是轻而易举的东西,你若想借它的光得点虚名,它会极厉害的报复,使你不但挨不近它的身,而且会把你一脚踢倒在?#23601;?#19978;!得了虚名,而丢失了自己,最不上算。
  
  第四,我要问他:你若干文艺,是不是要干一辈子呢?假若你只干一年半载,得点虚名便闪躲开,借着虚名去另谋高就,你便根本是骗子!我宁愿你死?#32781;?#20063;不忍看你作骗子!你须认定:干文艺并不比作木匠高贵,可是比作木匠还更艰苦。在文艺里找慈心美人,你算是看错?#35828;?#26041;!
  
  第五,我要告诉他:你别以为我干这一?#26657;?#25152;?#38405;?#20063;必须来个“家传”。世上有用的事多得很,你?#24615;?#21462;的?#26434;傘N也?#19981;轻看文艺,正如同?#20063;?#36731;看木?#22330;?#25105;可是也不过于重视文艺,因为只有文艺而没有木匠也成不了世界。?#20063;?#21518;悔干了这些年的笔墨生涯,而只恨我没能成为好的写家。作官教书都可以辞职,我可不能向文艺递辞呈,因为除了写作,?#20063;?#20250;干别的;已到中年,又极难另学会些别的。这是我的痛苦,我希望你别再来一回。不过,你一定非作写家不可呢,你便须按着前面的话去准备,我也不便绝对不同意,你有你的?#26434;傘?#20320;可得认真的去准备啊!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ch97.ooo/sanwen/786316.html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
极速时时彩是中国的吗